谢涛:栖居于红颜和长须之间

日期:2020-04-02 09:50:00   来源:人民网    点击:

  今年春天,谢涛拿出《宅家听涛 共渡难关》系列,向大家推荐经典唱段,一时云集者众。这让我想起2019年举办的“谢涛从艺40周年表演艺术研讨会”,来自全国的80余位专家汇聚太原,大家对这40年谢涛的成长历程,她为晋剧、为戏曲所做的贡献进行回顾和总结。

  2017年4月7日晚,第二十七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,谢涛是带着晋剧《于成龙》来的。当宣布她获得“特殊贡献奖”后,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那天给她颁奖的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。在创作《于成龙》之初,谢涛曾多次研习尚先生的《贞观盛事》《曹操与杨修》《廉吏于成龙》,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从尚先生手里接过这个奖项。

  在谢涛之前,上海白玉兰戏剧奖“特殊贡献奖”只颁给过坂田藤十郎、裴艳玲、刘厚生、焦晃、王盘生、马科、娄际成,都是文艺界响当当的人物。谢涛名列第八位。获得这个奖,谢涛环顾四周,再看看那些在她之前领奖的人,她没有也不敢有一丝骄傲,她知道自己的路还很远。在喧闹的现场,她反倒沉静下来。

  从2005年到2018年,谢涛带着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五进上海,四次获得白玉兰奖。上海人给予晋剧最大的接纳。从这里出发,晋剧登上俄罗斯、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的舞台。

  谢涛出生在一个大院里,院里的邻居很多都是剧团的。她从小聪颖,很早就耳濡目染学会了许多剧目。1978年她考入太原市艺校,毕业后就分到太原实验晋剧团,后拜李月仙为师,由旦角改唱须生。她获得梅花奖很早,29岁就以《丁果仙》拿下第十四届梅花奖。丁果仙被称为须生大生,艺术精湛,唱腔动听,是晋剧史上不可多得的女须生。谢涛演丁果仙,是两代晋剧女须生的握手,生活里的丁果仙,舞台上的女须生,谢涛演起来得心应手,丁派唱腔韵味十足。

  2007年是傅山诞辰400周年。傅山是明清之际的思想家,《辞海》中有他的条目,说他“博通经史诸子和佛学之道,兼工诗文、书画、金石,又精通医学”,“明亡后,衣朱衣,居土穴中……以死拒不应试。特授中书舍人,仍托老病辞归”,是多才多艺的大学者。为纪念这样一位文人,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计划排一部新戏,谢涛主演。为演好傅山,谢涛把京剧麒派(周信芳)和马派(马连良)的身段琢磨透了、揉碎了,结合丁果仙和自己师宗马兆麟的路子,创造出一个新的老生形象。戏立起来了,短短时间内荣获全国各大奖项。谢涛由此“梅开二度”。

  谢涛成了角儿,荣誉纷至沓来。但她的价值不仅仅是一个优秀演员。她创造性地塑造了几个“士大夫”形象,与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了无缝对接,让观众思之,念之,回味之,重新建构着文化观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谢涛的表演有独特价值。

  她的《傅山进京》《于成龙》《范进中举》,还有一部《烂柯山下》,都以对士大夫心理的准确把握而闻名。《周礼·考工记》有言:“作而行之,谓之士大夫”,郑玄注曰:“亲受其职,居其官也”,即做了官的读书人。虽然这个概念在历史上几经变迁,但书生意气和气节是从来没有丢失过的。士以天下为己任,士气的内涵是自强、弘毅、求是、拓新,士之精神,用曾子的话说,就是“可以托六尽之孤,可以寄百里之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”。这样的人可以托之以家国。谢涛抓住了这个精髓,演出了自己的精气神。

  范进中举的讽刺性,朱买臣休妻的荒诞性,于成龙的廉洁奉公为民请命,都让谢涛以戏曲的唱念做打重新站立,尤其是“既是为山平不得,我来添尔一峰青”的傅山,代表着士大夫的终极追求,也代表着山西文化的风骨,这是谢涛的大贡献。

  生活里的谢涛很美,一头大波浪长发,满是女人的柔情。即使是因为出演《于成龙》而剃掉秀发,总是以板寸示人,也一样有女性美。舞台上的谢涛很有力量,她把男性气度和女性容貌融合在一起,也把历史人物的精神力量和当代气质相融。

  这就是谢涛,独一无二的谢涛,栖居于红颜和长须之间的谢涛。

  期待她有更多的作品呈现在舞台上,更多展示她独特的美以及艺术的魅力。(王芳)

上一篇:一代伟人毛泽东
下一篇:最后一页
评论排行
返回顶部